Sharielw

【光夜全员】他们喝醉后第二天醒来的反应

是有前篇的,在这里当你发了他醉酒的样子(上) (下) 

分为两篇,点进去即可观看

微gb

就是喜欢看一些男人们无意识撒娇的样子

阅读顺序:00/11/55/66/77

————————



★夏鸣星

晨曦的日光撒在了床上,一头橙发的男孩慢慢转醒,他撑起身坐起来好像还有些不清醒,眼神迷蒙的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眸光逐渐清晰,他一下子从床上爬起来,扑向了厨房。

“姐姐~”你闻声转身,夏鸣星一下撞进你的怀里,死死的缠住你。

你摸了摸他的头发,“怎么样?还难受吗?都说了不要喝酒,还非要喝,你嗓子没事吧?”

夏鸣星没有说话,只是抱着你摇了摇头,软软的发梢蹭着你的脖颈,带来一阵痒意。

你抬手抱住他,“粥快煮好了,等会儿喝点儿吧,以后不准在喝酒了,你说你……”

少年听着你的唠叨,眼里盈满的全是细碎的得意与欢喜。


你是我在深渊中唯一的光芒。



♞萧逸

萧逸坐在床上发呆,他有点儿喝断片了,现在在极力的回想着昨天的记忆,幸好赏金猎人哪怕是喝醉了也依旧有绝佳的记忆力,他回想起昨天的惨剧,默默地捂住了脸。

谁能告诉他,为什么他的萧小五比他还能喝啊……

对啊,萧小五呢?萧逸一下反应过来,翻身下床,从床头拿了个柠檬糖含在嘴里,走向客厅。

果然,你就在客厅里修改设计稿。

“醒了?那就先去厨房把我熬的汤喝了,知道自己的酒量还要硬撑,你可真行。”没好气的声音响起,你早就听到了萧逸的脚步声,毕竟,谨慎的赏金猎人在你面前从不设防。

萧逸没有说话,只是默默走到了你的身后,抱住了你,你推了推他的头,他没有后退,反而更近了一步。

他将头伸到你的眼前,和你接吻,柠檬糖的味道在口腔中绽开,你转身把萧逸按在沙发上进一步接吻,直到柠檬糖在口中消融。


你是赏金猎人的例外。



♚查理苏

查理苏是被鸟叫声吵醒的,他迷糊的晃晃头,突然好似感觉到了什么,整个人僵在了床上。他缓缓的扭头——果然,翅膀冒出来了,查理苏尽自己所能的想要把翅膀收回去,可是却无济于事,黑色的翅膀依旧收拢在身后,一点消失的意思都没有。

就在查理苏努力收回翅膀的时候,门被推开,你端着汤走了进来。

“查理苏,以后不允许在喝那么多酒了听到没?你的酒品好像并不如你一样完美……”你絮絮叨叨的搅动着碗中的汤,让它凉的更快一点。

你没有听到查理苏的回复,疑惑的抬起头看他,就看到你的小鸟宝宝张着翅膀满脸无措还张开双臂想让你抱他,你的眼神一下变了。

“未婚妻……别生气,我下次不喝了,你抱抱你完美的未婚夫好不好,我的翅膀好像收不回去了……”

你迎接了他的怀抱,手却慢慢抚上了翅膀,开始沿着纹路摩挲,鸟的翅膀可最敏感了,你恶劣的想着,使得劲却更大了。

“未婚妻……”查理苏的声音有些颤抖,“你……唔”

你喝了口汤,吻上了他,剩下的话语被堵在唇齿之间,只剩下汤的醇香。


高傲的凤凰只愿为你低头。



♝陆沉

你在做饭的时候陆沉已经打理好了自己,收拾完房间后来厨房找你。

“兔子小姐,看来昨天是我先喝醉了啊……”语调有些失望可惜,可是你是最了解他的,你转过身。

果然——脸上还是挂着温和的笑意,之中还夹带着一些别的情绪,你无法辨别,只是点了点头。

“是的!难得一见啊陆沉,我前面看你在各种应酬上如鱼得水,还以为你永远都不会醉呢……”你有一搭没一搭的和他闲聊,继续熬着汤。

“小姑娘谬赞了,从来都没有什么永远……有的只是相对而已。”

难得的,你感觉到了他在说这些话时真的有些低落,你走到他身前,捧着他的脸,他也配合的弯下腰。

“世界上当然有永远,就比如说我对你的爱,永远都不会变化。”你笑嘻嘻的在他耳边打了个响指,坚定的对他说。

陆沉有些怔愣,但很快就反应过来,他揉了揉你的脑袋,低声轻笑。

“那这次应当是我错了,没有考虑到我对你的感情是永恒的这真是一个失误……”看似苦恼的语气中却半点没有苦恼的影子。

在升腾的蒸汽中你们的影子模糊又温馨。


高高在上的上位者只会为你弯腰和让步。



卍齐司礼

齐司礼健康的作息哪怕在喝醉时依旧有着极其强大的提示作用,也因此齐司礼只比平时晚了一个小时醒来,但可惜,你比他起的更早。

他揉了揉太阳穴,坐了起来,环顾了四周,心里有些疑惑,平常这个时候你还在床上呼呼大睡,但今天你却没了踪影,他有些担心你出了什么问题,就要起身出去查看。

也恰巧在此时你推门走了进来,看到他顿时愣了一下。

不怪你怔愣,实在是眼前人美到极致,毛茸茸的狐狸耳朵和狐狸尾巴还因为宿醉无法收回,在调皮的晃着,一头白发柔软的炸开,还有些细碎的发丝翘起,给齐司礼整个人带来了些生气,一双鎏金色的眸子因为刚醒带着些迷蒙和雾气……再往下看,是你昨天帮他换的白衬衫,白衬衫大了不止一点儿,现在只虚虚的罩在他的身上,上方的扣子没系,宽松的领口将一边到肩膀露出,甚至还要往下,那露出的皮肤白的吓人。

现在的他,整个人看上去易碎又温柔。

你快走了两步,抱住了他。

“笨鸟……”刚醒来的声音还有些沙哑,他有些不解,想要再问些什么,却被你递到唇边的水打断了,也只好拿起了水。

你将水递给了齐司礼,连忙把他肩头的衣服揽了揽,动作轻柔的给他系上扣子,像是在对待一件易碎物品。

齐司礼感觉到了你的动作,这才意识到他是以什么样的形象出现在你眼前,脸颊一下染上绯色,狐狸耳朵也害羞的抖了抖,狐狸尾巴更是紧紧的缠着你的手腕。

“某人也会悄悄给别人换衣服了?”

真的是……明明脸上的红晕都藏不住了还非要这么嘴硬。

“你又不是别人,你是我最可爱的小狐狸,是我的狐狸老婆……”

“你……!”

“我的小狐狸啊,你怎么这么好看,好看到想让人把所有宝物拱手送上……”

轻柔的话语被风吹散,最后只留下一片静谧。


你是我滞留人间的唯一原因。




目前就算是完了,不过我打算把这些哪天在写一下

另外,应该还会有后续,不过不知道什么时候写,可以放个道具

最后,红心蓝手评论走起

【光夜微博体】当你发了他醉酒的样子……(下)

下来啦,剩下三人请看上一篇当你发了他醉酒的样子(上)

 00/11在正文,55在彩蛋

这一篇是66/77,

微gb


注:你的微博名字为“星海初相识”,随意想的,无特殊含义

另:一段为一楼,只有第一个是评论,接下来的是评论的评论


♝陆沉

【星海初相识:嘻嘻,没想到堂堂万甄CEO陆沉也会有喝醉的时候呢~<查看图片><查看图片>】

第一张:桌面上杂乱的红酒瓶和高脚杯

第二张:撑着桌子喝水的陆沉,衣领上还有酒渍


(危险源:可恶,小情侣又开始秀了,我就是狗,非要自己进来吃狗粮。)

(青花瓷:小情侣的日常也太甜了吧呜呜呜,甜哭了)

(时砂:真情侣就是好嗑!)

(尘归尘 回复 时砂:行了吧,最开始官宣的时候多少人在骂老婆,不过最后都真香了)

(时砂 回复 尘归尘:是啊是啊,每次提到这个还是很难过,还有,那是我老婆!)

——已折叠——


(星辰舞:不是吧……全是红酒,我没喝过酒,但是我听我好多喝酒的朋友说红酒后劲儿可大了,这么喝会不会出问题啊……)

(星海初相识 回复 星辰舞:谢谢担心,放心好啦,我很少喝醉,陆陆他也掌控着分寸,不用担心~)

(玫瑰星云:老婆好强,不过看这话老婆酒量很好吗?)

(星海初相识 回复 玫瑰星云:还算可以吧,好久之前第一次喝酒,我以为我是一杯倒,结果没想到是千杯不醉,虽然这么说多少有点儿夸张啦~)

(执魔淡青:老婆娶我!)

——已折叠——


(丹青:就没人想问一下陆总为什么喝酒吗?是生意不顺?可是我也没觉得万甄有什么问题啊……还是单纯兴趣……?)

(星海初相识 回复 丹青:哈哈,就是我单纯想看看他会不会喝醉,喝醉是什么样子,所以拉他陪我喝酒啦~ 小猫害羞.JPG )

(优胜劣汰:老婆好任性,我好喜欢!)

(辛夷花海:陆总好宠,因为老婆想做所以就陪她做这种事真的很让人心动啊)

(星海初相识 回复 辛夷花海:正解!)

——已折叠——



卍齐司礼

【星海初相识:嘻嘻,再嘴硬的小狐狸喝醉了不还是变成了我软软的狐狸老婆吗,好乖,小狐狸赛高!<查看图片><查看图片><查看图片>】

第一张:从正面拍到齐司礼半梦半醒,依偎在你怀里,两人十指相扣

第二张:从侧面拍到你与齐司礼所处的凉亭以及开了满山的昙花

第三张:你手绘的Q版小人,齐司礼顶着狐狸耳朵窝在你怀里,狐狸尾巴紧紧的缠着你的腰,你身后有白色翅膀,将齐司礼虚护在怀里,低头看着他轻笑。


(蜥蜴不会掉毛:妹子你看我这拍的咋样,敢灌老齐酒还让他喝醉的也就只有你一个了,不过你是真不怕老齐扣你零食啊……)

(星海初相识 回复 蜥蜴不会掉:拍的很好哇,小狐狸才不会扣我零食!)

(权臣服:楼上上知情人?照片还是他拍的?看样子和齐总监很熟?求爆料)

(鸿泉山 回复 权臣服:你怎么敢的啊,是真不怕齐总监去暗杀你啊)

(权臣服 回复 鸿泉山:这是女儿评论区,他会吗?)

——已折叠——


(玫瑰星云:细节怪又来啦,说说今日发现,我们把重点聚焦在第一张图片两人十指相扣处,放大,他们两个带的是市面上从来没出现过的戒指,而且看样子很可能是婚戒,报告完毕!)

(星海初相识 回复 玫瑰星云:细节怪好可怕~ 猫猫害怕.JPG 不过……猜对啦,就是婚戒!我们互相设计的~)

(黥面折射:楼上上,肯定不可能是市面上出现过的啊,毕竟那是谁?那可是齐司礼啊!)

(玫瑰星云 回复 黥面折射:哦对哦……齐司礼这样子实在是没法让我联想起那个冷面设计师)

(剪刀削面:是啊,完全不一样嘛~)

——已折叠——


(景芝鲸:难道重点不应该是小姐姐画的Q版小人吗?不愧是齐司礼的学生,好精致啊……而且画面好温馨)

(星海初相识 回复 景芝鲸:哈哈,谢谢夸奖,其实也还好啦~ 勾勾熊害羞.JPG )

(晨曦月:不要谦虚啊小姐姐,不过我一直有个疑问……好像从很早开始你就拿鸟来比喻自己,拿狐狸来比喻齐总监,是有什么故事吗?)

(星海初相识 回复 晨曦月:嘿嘿,是有哒,将自己比喻成鸟是因为我刚开始设计生涯的时候有很多不成熟的想法,每次被总监批回去的时候总是忍不住向他反驳我的理念,可能有些吵吵闹闹的,还可能有些傻,所以总监就一直叫我笨鸟啦,至于总监为什么是狐狸……不告诉你们,小情侣总要有自己的秘密嘛~)

(小星星:好的,又是把狗骗进来杀的套路,毁灭吧……)

——已折叠——



目前就已经全部写完了,00/11/55的在上篇哦,或者点当你发了他醉酒的样子(上) 也行

还有当他喝醉后第二天起来的反应 是全员哦

红心蓝手别忘了哦~



【光夜微博体】当你发了他醉酒的样子……(上)

有点儿偏gb,不过不明显,也可以进来看看啊

光夜全员,这一篇的彩蛋是55,粮票即可解锁

阅读顺序:00/11/55/66/77


00/11在这篇,55在这篇的彩蛋

66/77在下一篇~

第二天他们醒来的反应在下下一篇哦,都出了


注:你的微博名字为“星海初相识”,随意想的,无特殊含义

另:一段为一楼,只有第一个是评论,接下来的是评论的评论


★夏鸣星

【星海初相识:都和你说了不能喝多,你还要喝,以为这是橘子汽水吗?<查看图片><查看图片>】

第一张:桌子上散落了一堆果酒的瓶子

第二张:夏鸣星红着脸抱着你


(玫瑰星云:我滴giaogiao,什么可爱小奶狗,这还是我印象中的Jesse吗?不过老婆你们这喝了多少啊,照片都装不下了……虽然都是果酒。)

(星海初相识 回复 玫瑰星云:确实喝了不少,但是其中大部分都是我喝的,可能就三瓶是汤圆喝的啦。还有不要叫我老婆啦,不然他看见了又得闹脾气。)

(超爱吃薯片:我去,老婆!看我看我!)

(寂寞:该说不说不愧是小奶狗型男朋友吗……?闹脾气这种事……)

(千年泪 回复 玫瑰星云:早就不是你印象中的Jesse了,他的那些虐狗微博你又不是没看到……)

(玫瑰星云:天,老婆回我了!不要不要就要叫你老婆。@千年泪 看到了……更心梗了。)

(讨厌作业:笑死了,《知错不改》)

——已折叠——


(敲爱吃薯片:我来啦!小夏好可爱,不过我一直以为他很会喝酒的来着……)

(星海初相识 回复 敲爱吃薯片:哈哈,但是他确实不太能喝酒,可能是因为他职业的原因吧,不常喝当然酒量就不好啦,以前我们都是喝橘子汽水的。)

(敲爱吃薯片 回复 星海初相识:明白了,设计师回我了!!!姐姐酒量好好!不过小夏很喜欢黄色吗?那一堆衣服也是,配饰也是,就连橘子汽水也是偏黄色的!)

(星海初相识 回复 敲爱吃薯片:酒量没有很好啦,至于衣服…这个我也不太清楚,不过他确实衣柜里黄色居多诶……)

(上学过于可怕:楼上上你和第一条评论里的“超爱吃薯片”什么关系?)

(敲爱吃薯片 回复 上学过于可怕:一生之敌,抢我ID的家伙)

(夏鸣星的小星星:楼上好可爱,另外,设计师姐姐考虑给Jesse设计衣服吗?可以忽略我的ID)

——已折叠——


(只爱Jesse: 月黑风高杀……咳咳,错了,这么好的天色没打算做些什么吗?小夏醉酒诶……嘿嘿……)

(樱桃树:???楼上你要不要看看你在说什么?都懒得回复你)

(理性的判断:……真是让我大开眼界)

(柠檬树下你和我:现在这世道真是什么人都有了,你好好想想为什么我们都把你顶到三楼了,你还没被翻牌。)

(只爱Jesse 回复 柠檬树下你和我:这不正说明小夏狼性大发……)

(星空下的田野:楼上……有没有一种可能,设计师是四爱……)

(只爱Jesse:你在说什么?)

——已折叠——



♞萧逸

【星海初相识:嘻嘻,原来萧老板也会喝醉啊<查看图片<查看图片>>】

第一张:聚餐上一堆空的啤酒瓶

第二张:温晚等人搀扶着萧逸


(玫瑰星云:萧逸?是我想的那个萧逸吗?酷哥也会喝醉?!)

(星海初相识 回复 玫瑰星云:没错,就是你想的那个萧逸!我也没想到他会喝醉……)

(单身狗温晚:不得不说,不愧是萧逸啊……喝醉的样子都这么有攻击性。)

(繁花败柳 回复 单身狗温晚:哈哈哈哈,温晚:我没惹你们任何人。乍一眼看到这ID 还以为是本人,过于真实。)

(后空翻的猫 回复 单身狗温晚:那只是针对我们,对嫂子你在看看?软的不行哪里还像个酷哥)

——已折叠——


(风铃:萧逸酒量很差吗?还有从嫂子拍照片的角度来看嫂子喝的也不少……)

(星海初相识 回复 风铃:萧逸酒量也没有很差了,这里面除了我,就他喝的最多,一顿饭时间喝了一箱多吧……?)

(风铃 回复 星海初相识:我的天,那嫂子你不是喝的更多了?你没醉吗?)

(我最爱的馄饨:楼上你在说什么浑话?嫂子要醉了怎么发的评论?)

(星海初相识 回复 风铃:哈哈,我没醉,我酒量还是不错的,不至于这一点儿就醉)

(云与海:《这一点儿》,不愧是把萧哥喝过的女人……)

——已折叠——


(蔷薇恋人:就没人注意到萧哥耳朵上的耳钉吗?放大看后好像是鸢尾花诶……翻遍全网都没找到同款,有找到的吗?还是说这是嫂子自己设计的?)

(森林雨:估计是了,不过,萧哥身上有装饰品不很正常吗?耳钉项链戒指甚至还有衣服很多不都是嫂子设计的?嫂子设计的萧哥会不戴?)

(星海初相识 回复 蔷薇恋人:嘿嘿,就是鸢尾花,不过你是拿放大镜看的吗,这都能看清?!这也确实是我设计的,是我送给他的生日礼物。)

(星海初相识 回复 森林雨:确实诶……他身上好多东西都是我设计的,而且这其实挺好辨别的,他身上的饰品带的只要超过一天那就绝对是我送的,衣服倒是挺难辨别,不过我给他设计的衣服上总会带一些可爱俏皮的元素在里面,毕竟萧老板还是很可爱的!)

(海洋酒:……我就是那条狗,非要点进了看,天杀的狗情侣……)

(昆池船头:有一说一,敢说萧哥可爱的人怕是只有嫂子一个了。)

——已折叠——


00/11已完,接下来的彩蛋是55的,粮票即可解锁

66/77在下一篇~这里当你发了他醉酒的样子(下) 

还有这个他喝醉后第二天起来的反应 








不睹物也思人(齐司礼)

gb预警(虽然不看彩蛋也看不出来是gb还是bg)

是软软又傲娇的小狐狸呀

最喜欢一些狐狸老婆脸红的样子了

是有前篇哒,是这个呀 当他听到了不好的言论(77) 


中秋夜,街市上张灯结彩,到处摆满了小吃和一些其他的小物件,你拉着齐司礼在街市上乱逛。

他摇头无奈的拉住你,“笨鸟,小心点,别乱跑。”


你回头调皮的向他吐了吐舌头,“知道啦,齐总监。”


你看着他冷白的皮肤泛起红晕,戏谑的凑到他跟前,“谢谢七七老婆,不然我刚就撞上人了~”


齐司礼的耳朵瞬间变得通红,连狐狸耳朵都差点儿露出来,他狠狠地剜了你一眼,你却丝毫没有害怕,甚至还更往前凑了凑,毕竟你知道你的齐总监就是嘴硬心软罢了。


“狐狸老婆~你脸红了诶~”你调笑着摸了摸他的耳垂,“耳朵也是,红的彻底——”


你被齐司礼吻住,你愣了愣,随即找回主动权,将齐司礼按在旁边的墙上狠亲,直到他身体发软,眼尾泛红。


他那好似还带着春水的眸子瞪了你一眼,却毫无威慑力。


他缓了缓才不自在的向你狡辩,“那是灯光照的,也不知道中秋节挂什么红灯笼。”看似气急的话语其实掩盖着他深深的无措。


你也乐意宠着他,“是是~我们齐总监才不会脸红呢,一定是旁边的灯光的问题~”


本来就很别扭的他听到你这像是哄孩子的话,炸毛的更厉害了。


你也乐意和他玩闹,拉着他继续向前走,“好啦好啦,我的错,继续玩吧,好不容易才有这么一次机会能好好看看这个新建的古风街市,还是在中秋的时候,快走,好好尝尝小吃,我快饿死了。”


你拉着他在街市上穿梭,他在你后面小声地反驳 ,“我平时做的菜没有这个好吃吗,待你很差吗?”


你分明听到了,却没有回头,继续向前走,带着他吃周围摊位上的小吃,突然在一个摊位前顿住了脚步,你拉着齐司礼蹲了下来。


“?”齐司礼疑惑的看着你,你抬头狡黠的朝他笑了笑,举起你刚才一眼就相中的一对情侣挂件,那是一只狐狸和一只鸟,“齐司礼,你看这个怎么样?”


“一般。”齐司礼的内心其实是欣喜的,但他不知道该怎么表达,干脆就沿用了以往你们交流的方式。


你看穿了他的这点儿小心思,“是一般,那就请齐总监看在我的份上把这个一般的挂件带上吧。”


“谁要带——”


“拜托拜托啦,这是我一生一次的请求~”


齐司礼刚要说的话在喉咙中哽住了,虽然还是动手去拿了那个鸟的挂件,但嘴上却丝毫不松懈。“你一生一次的请求多了。”


你笑着看他说着拒绝的话将挂件挂在身上的样子,“好看——”你用夸张的语调夸奖着他。


他脸霎时红了一片,拉着你就要往前走,你笑着看他,“齐总监——我钱还没付呢。”


你看着他清冷的脸上出现晚霞般的颜色,突然觉得街市其实也没那么好玩了,你付了钱,拿手机看了看时间,刚好也挺晚了,你就干脆的拉着齐司礼回去了。


他疑惑的看着你,似乎是在好奇平常叽叽喳喳的你为什么一下变得不爱凑热闹了,不过他也没问出口,只在你拉着他快要进房子的时候拦住了你。


“狐狸老婆,怎么了?”


让你奇怪的是齐司礼这次竟然没有对你的打趣做出任何反应——其实也不是没有反应,只不过他一路上都在脸红,现在看来也没什么区别。


你看着他红着脸将你拉到了花圃,转头不自在的咳了咳,“送你的。”


他的话音刚落,遍地昙花盛开,无数萤光散开,好似人间仙境,不,这就是仙境——有他在的地方,就是仙境。


你是惊喜的,你没有想到齐司礼竟然会给你准备礼物。


他看着你发亮的眸子,知道你喜欢,也松了口气,结结巴巴的说,“我想你会喜欢。”


“我确实喜欢——”


一定记得要看彩蛋哦,彩蛋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是软软的小狐狸!

当他听到了对他不好的言论(77)

会有后续,后续大概写的是听到这些言论的77回到了现实,害怕你离开而黏着你,而你哄着他的故事。(当然,还没写,等写了我会在这放链接)大概还会有其他几人的?

我写这篇文没有其他意图,只是觉得该让齐司礼认识到别人对他恶意的评价(其实就是想虐虐他),因为有时候恶语真的伤人啊……

另外,我不会也没有资格要求所有人都喜欢齐司礼,因为每个人喜欢的人设都是不一样的,你当然可以对他发表意见,但是至少得算是意见而不是谩骂侮辱吧。

下面这些言论有的是黑,有的是偏向于意见,(我本来打算写齐司礼听到这两种态度的不同反应,但是因为文笔限制,就写成这样了),真的很抱歉啊……混到一起了……


“凭什么他的孤独要我来承受后果?”

“真的很讨厌他这种性格的人……”

“他凭什么骂我啊,设计本来就是带有主观性的一件事,就算确实有问题,也没必要骂的这么狠吧。”

“说到底就是自私罢了,我当时真是瞎了眼才会对他产生好感。”

“他这是pua吧,真的讨厌透了。”

“他以为他自己很厉害吗,实际上真的很令人讨厌,到底为什么会有人喜欢他啊。”

“不会说话还偏要说,真的很让人厌烦。”

“狐狸为什么会是犬科啊,明明超喜欢热情温柔的狗狗的,结果狐狸竟然是犬科……”

“本身也有够讨厌狐狸的……”

一句句话透过莹白色的屏幕敲在了齐司礼的心上,他身体脱了力,将自己缩成一团,蜷缩在了角落里。

平常高傲的不可一世的鎏金色眸子里浸满了泪水。

“我……我没想骂你的,我在改,没有让你承担后果,就是想让你的梦想实现……”

“不,不是自私……不要讨厌我……”

“没,没有pua,我可以变得温柔热情的……不要离开我。”

齐司礼缩成一团,泪水打湿了他的一片衣襟,狐狸耳朵和狐狸尾巴不受控制的冒了出来,尾巴和他本人一样蜷的一团,被藏了起来,狐狸耳朵也耷拉着,不是还抖动着想要藏回发间。

“你要是不喜欢狐狸尾巴和耳朵我也可以不放出来的,怎么可以离开我……”

“我明明,明明已经等了你好久了……”

直到最后,脱了力的齐司礼整个人变回了狐狸,还是把自己蜷的紧紧的,怀里抱着你生日那天送给他的挂件。

“不要讨厌我,我可以改的,我在改的,别走……”

他将挂件藏在了他怀抱的最深处,用身体环住,像是害怕有人要抢一样,又渐渐在无数带着恶意的话语中沉沦了下去。

——————————————————————

后续会在这里放链接,其他几人的我大概率也会写,但是得要时间啦。

福泥老婆真的好香,好想rua耳朵,rua尾巴,把他欺负哭。


那个挂件我本来打算放彩蛋的,但是没想到一写写多了,就单独开了一篇,超甜,在这里呀不睹物也思人(齐司礼) 


【安赤】重逢(上)

  安赤预警,警校组除零全灭(其实也就是原著向),是以为自己单向暗恋的秀一和认为对方对自己只是愧疚的零零。

  安赤绝配———————————

  在某个地下组织再次见面的时候,降谷零是无奈的,而赤井秀一则是愤怒的。

        “降谷君,这就是你所说的休假?”

        “F……赤井先生明明也丝毫不差啊。”

一旁和降谷零一起来的星野源无奈的摇摇头,谁能告诉他为什么他平时沉着冷静的上司兼发小只要一遇到这个男人就变得嘴硬心软又傲娇,关心的话都像是能刺死人。

         “好了好了降谷,这里不适合继续聊下去,还是等回去再说这些吧。”

         “切……”降谷零听到星野源的劝告,终是留下一个气音,转头就走。

         星野源尴尬的朝赤井秀一笑笑,“那个……是赤井先生吧,降谷他没有恶意的,只是……担心你……”

         说到最后其实连星野源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说的对不对了,毕竟发小这种状态,怎么看都不是担心。

         赤井秀一看出了他眼中的无措和不确定,苦涩的低下头笑笑。

         担心……吗?他估计要恨死我了吧……

         不过……某位公安还真是不令人省心呢,受了那么重的伤,估计才刚能活动就来了这。


         降谷零受伤了,很严重,在医院里救治的时候发了四五次病危通知书。而赤井秀一每次就站在外面看着手术室的灯光亮起,在里面救治着一个在他心上的人。

         凭降谷零的身手,其实不至于受那么重的伤,他是为了替赤井秀一挡枪才进的急救室。

         在剿灭组织的最后时刻,FBI中有人反水,盯上了赤井秀一和降谷零,但他最后选择了赤井秀一,毕竟赤井秀一作为他的同事,应该更容易接近一些,而且他本身还是一名极其优秀的狙击手,如果能干掉他应该能多给组织争取一线机会。

         抱着这样的想法,他准备对赤井秀一动手,可就在他对着赤井秀一开了好几枪正准备离开时,却听到了赤井秀一的大吼。

         “降谷零!”

他疑惑的回头望去,却被一颗子弹命中心脏,在他生命的最后一刻,看见的是降谷零满身鲜血的将赤井秀一护在怀里,拿枪对准了他,本就混身是伤的降谷零身上又多了好几个弹孔,还有好几个接近心脏。

         他满意的笑笑,虽然没有伤到赤井秀一,但干掉了降谷零,也是给组织省掉了一个大麻烦……奇怪的是,在他生命的最后,他的想法竟然是……

         不愧是降谷零吗?在受了那么严重的伤的情况下,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就能找出他的位置同时击毙他,真是厉害啊……他眼前一黑,倒了下去。

         “降谷零!”与那边卧底心境完全不同的是赤井秀一,他在枪响中感觉到有一个温暖的怀抱罩住了他,一个略带笑意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喂……咳,FBI,你的戒心呢,还有……咳,我就说了,你们FBI相当的不可靠,这种重大事务中采用的人员竟然还有卧底……”

         赤井秀一内心一片慌乱,他被环在怀里,清晰的感觉到身后护着他的人的身体在慢慢向下滑,身体也越来越无力,他不费什么力就挣开了降谷零的怀抱,揽着他跪在地上。听着降谷零的声音渐渐变得虚弱。

         “苏格兰的事情,我很抱歉……”

赤井秀一几乎失控的大吼打断了降谷零的话,“你抱什么歉,本来就有我的一份责任……”

         “赤井秀一。”

         “赤井秀一你看着我!”

         赤井秀一冷静了下来,看着降谷零。

         “这件事,本来,错就不在你,你是人,不是神,你拦不住一个真正想死的人……”

         “我也没有怪过你……”

         声音渐渐趋于无……

         接下来的几天只要你在在医院,就能看到一个戴着鸭舌帽,留着一头黑色长发的人在医院急救室门口待着,直到第六天才消失不见。


降谷零醒了,他在醒的那一刻还有点儿不可思议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他伤的有多重,他当时一度以为他要死了,结果还是他命大。

他仰躺着看着头顶的白炽灯,愣了一会儿才缓过神来,他正准备起身,却感觉左手被什么抓着,他侧头看了一眼,是赤井秀一。

赤井秀一抓着他的手,趴在他的床边睡着了。眼下的青黑象征着他已经许久没睡,降谷零心中不由得泛起一阵愧疚,果然还是影响到他了……苏格兰什么的……

“唉……”一阵风唤醒了降谷零的意识,他在不移动左手的情况下慢慢坐起身,打量了一下周围,第一眼就看到穿着单薄的赤井秀一和大开着的窗户,接下来看到了放在床头柜上的他的衣服和手机,还有送给他的一些花束和果篮。

降谷零缓慢思考了一下,最终还是决定起来,他轻轻的将被赤井秀一握着的手抽出,本以为一定会把他惊醒,但没有想到他只是用极小的声音呓语了几句,手又抓了一团被子,就再没有任何动静。

“在这守了好几天吗,还是在扫尾组织的那些事,这么累……”

降谷零无奈的摇摇头,怎么总是这么累,这不好啊,FBI。连我起来抽手都感觉不到,万一出现了意外怎么办啊。

他缓缓起身,拿了床头的外套,走到赤井秀一旁边,将衣服披了上去,接着走到窗前,将窗户关小,只留了一条缝隙。

他拿起手机走到外面,打起了电话。

“风见。”

“喂,是……降谷先生!您醒了!?我现在就去医院,那个FBI没对您做什么吧,需要我给您带一些东西吗?……”

一连串的问题砸的降谷零刚刚清醒的意识差点儿又迷糊了下去。

“风见……”

“降谷先生,我在!”

“我刚醒……”

“啊……抱歉,降谷先生……刚刚吵到你了吧……”

“没事,你……现在来医院也行,不需要带什么…还是带上一份咖喱吧,再带些关于组织的资料。”

“降谷先生……”

令降谷零奇怪的是,本来对他言听计从的风见这次竟然有点儿吞吞吐吐。

“怎么了,风见?”

“那个,降谷先生,刚做完手术就吃咖喱不太好吧……”

降谷零笑了笑,“我知道,我这边有吃的,咖喱不是给我吃的。”

“啊,那就好。还有……降谷先生,那位FBI的探员赤井先生说这几天最好就不要让您再忙工作了……”

“诶?”

“啊啊啊啊啊,抱歉,降谷先生,我没有其他意思的,也不是听FBI的话,只是您这次确实受伤严重,不太适合继续工作,我真的没有其他意思,还请您相信我,组织剩下那些事我也会进行扫尾……”

“好了,风见,我相信你,赶紧过来吧。”

“好的,降谷先生!”

  

  

彩蛋是风见的内心独白(差不多有500字了)绝对不亏